“好!我这就收拾一下。”

戴瑶赶紧收敛情绪。

陆锦尧从戴瑶办公室出来,就朝着地下车库走去。

戴瑶拿出小镜子补了一个妆,就急忙赶往公司楼下。

等到戴瑶踩着10厘米的恨天高走出来时,

陆锦尧已经将车开了出来,车窗打开,男人伸出一只手在窗外,骨节分明的大手夹着一支香烟。

等到戴瑶走到车跟前,男人刚好将烟掐灭。

戴瑶很自觉地坐到了后座。

陆锦尧看了一眼后视镜中的女人,那张脸像极了苏漾。

“安全带系好了。”

“嗯!”

戴瑶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思索着一会怎么拿下陆锦尧。

她紧紧抓住包包,突然就摸到包里有一个小袋子,戴瑶心里惊喜了一下。

黑色仰望很快便在一座高级会所停下来。

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的英挺矜贵,女的青春靓丽。

服务生忙上前鞠躬欢迎。

陆锦尧迈开大长腿朝着会所走去。

戴瑶则紧紧跟在男人后面,时不时四周张望一下。

来到vip贵宾室,服务生推开门,里面已经坐了5个人,大家看到陆锦尧进来,纷纷站起来迎接。

“陆总,好久不见!今天您能够亲自大驾光临,马某甚是荣幸啊!”

说话的是一个有点油腻的中年男人,说完还瞟了一眼陆锦尧身后跟着的戴瑶。眼神意味深长。

就在一帮人轮流客套完,大家才开始今天的主题。

戴瑶作为桌子上唯一的女人,不过就是大家的陪衬,这一点戴瑶也很清楚。

于是她主动给其他人倒酒,很是殷勤,周围的男人们也很是享受这样的美女服务待遇。

最后在一顿觥筹交错之后,今天的应酬已经接近尾声,

众人纷纷离去,房间里只剩下陆锦尧跟戴瑶。

陆锦尧刚想站起来,身子晃了一下。

怎么这酒后劲怎么这么大?

戴瑶见状赶紧扶住陆锦尧,很是善解人意地说:

“陆总,您今天喝多了,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吧?”

戴瑶心脏提到了嗓子眼,直到陆锦尧说了一声好。

戴瑶才悄悄松了口气。

她扶着陆锦尧来到顶楼的酒店房间。

这是她一早就订好了的,直接刷卡进去。

陆锦尧刚进去就躺在了床上,一只手解开领带,嘴里呢喃着:

怎么这么热?

戴瑶知道药效已经开始了。

于是她脱掉自己的外套,露出清凉的吊带,走到陆锦尧面前,红唇微启:

“陆总,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戴瑶一边勾唇笑着一边伸出细白的手指在陆锦尧结实的胸膛画着圈圈。

洗澡间传来哗哗的水流声,陆锦尧觉得更加燥热。

他开始胡乱地做梦,梦见苏漾跳进了海里。

陆锦尧被吓了一跳!

不自觉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苏漾正坐在床上,看着手机上熟悉的名字,回忆着过往的美好。

她在等那个男人,等着他朝她走来,深情款款。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是陆锦尧的号码。

苏漾心脏像是漏跳了半拍,等到手机号响了两声后,苏漾终于按下了那个接通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快眼中文网【ky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误入豪门,禁欲首富他超会哄》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