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快眼中文网】地址:kyzww.com

目送两人走的时候,蓝榆后知后觉她做了什么,懊悔地原地跺脚。

“真是过分!怪不得都讨厌你!”

茶漫漫和路长易走在街上,不远处有一些鬼偷偷摸摸看他们,脸上写满了好奇。

方才有人偷听,都以为死定了,结果路长易什么也没做,他们胆子便大了。

或许路长易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而且他身边的人……

有一只小鬼从赌坊跑出来,赌坊的鬼想抓回去,但见路长易和茶漫漫在外面,犹豫了一下,猛地把门关上。

比起一只小鬼,还是自己的命重要。

小鬼只知逃过一劫,埋头狂奔,完全没注意到前面有人,一头撞在路长易身上,自己后退两步摔了个屁股墩,抬头看到路长易冷冰冰的脸,嘴一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茶漫漫看了一旁的路长易一眼,提醒道:“不要那么凶,你可是要收买人心的。”

路长易并没有这个想法,但茶漫漫这么说,他可有可无颔首,冲小鬼扯出一个微笑。

小鬼见到他僵硬的笑,吓得哭得更大声了。

茶漫漫:“……”

她看着路长易,后者确实笑得十分勉强,还不如不笑,这样一笑,倒像是在威胁小鬼一样。

茶漫漫轻咳一声,安慰小鬼说:“别怕,他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

小鬼瑟瑟发抖,根本没把茶漫漫的话听进去,长得那么可怕,怎么可能不是坏人。

茶漫漫无奈,只能拉着路长易快步离开,走了两步,茶漫漫回头和小鬼说:“你往前面走,那院子里有个姐姐,她可以保护你。”

小鬼是从赌坊走出来的,若是他们离开了,赌坊肯定会把他抓回去。

听了茶漫漫的话,小鬼有些迟疑,但想了想,还是听话往前面走去。

被抓回赌坊的话,也是死路一条,不如赌一下。

躲在暗处的鬼都以为路长易会杀了不长眼的小鬼,哪知路长易什么话也没说就被拉走了,他们面面相觑,不确定问:“那真的是城主?”

其中一个说:“是吧,他没有否认,也没人敢冒充城主。”

“可是这和我们听到的不一样,不是说城主喜怒无常?”

“你也说了是听说。”

“我倒是觉得城主会这样,是因为他身边那个。”

“那个?”

“你还记不记得那日城主为了护她用身体去挡?”

“她有什么特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