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何巧和吴石头已经松口,愿意让吴建国娶陶红梅了,就按照之前说的彩礼来,但是陶红梅也得表态一下,日后要是结婚了,对娘家那边,可以帮衬,但需得心里有数,不能说一下子就将小两口的口袋都掏空给了陶家。

陶家那边对吴家的说法也很不满意,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但我家闺女养活了二十来年,正是干活儿赚钱的好年纪呢,给你家了,那以后稍微帮衬点儿娘家你们都不愿意,那我这是卖闺女呢还是什么呢?

两家就僵持了下来,这一僵持吧,现在就坏事儿了。

陶家那边就要提高彩礼了,你吴家既然想要我们卖女儿,以后不让陶红梅和娘家有牵扯,那干脆就将彩礼提高到一百六。

整整翻了一倍了。

之前这八十块,整个镇上都不一定有几家能给得起,现在这一百六,哪怕是将吴建国给切肉卖掉,也卖不到这么多钱。

陶家那边呢,今儿也是请了媒人上门,那媒人是能说会道的:“人家说的也有道理,好好个大闺女,养活到二十来岁,正好是干活儿赚钱的年纪呢,你家倒是好,一张口,以后不许和娘家来往……”

何巧脸都铁青了:“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能和娘家来往了?我说的是嫁进门了,就按照咱们十里八村的规矩来,四时八节,该回去就回去,回去也能带着节礼。”

周边都是这样的规矩,大节日过年,中秋,端午,清明,一年就这四个,女儿女婿都得带节礼回娘家。

有钱了买肉买衣服买点心,没钱了带粮食,带窝窝头,带菜团子,不管多少,都是心意,有些闺女会攒点儿私房钱给带回去,那也没什么,只要别掏空了小两口口袋,不影响小两口过日子就成。

何巧觉得,这样走娘家,没问题。

她怕的是什么?怕的是陶红梅拿着她和吴建国两个人的血汗钱,去给陶家兄弟盖房子,娶媳妇儿,养孩子。甚至,掏空她自己和吴建国也就算了,说不定还要谋算她们老两口的。

她当日里去,说的就是,陶家这兄弟几个以后的结婚,和陶红梅没关系。

谁知道让陶家给扭曲成这样子,何巧伸手将桌子拍的哐当当的:“有他们陶家这样扭曲事实的吗?再有,这彩礼,他们怎么不去抢啊?要一百六,你别说是满镇上打听打听了,你就是去县城打听打听,谁家的姑娘敢要这个价钱?这可真是要卖女儿了是不是?”

媒婆说来说亲的,不是来说仇的,赶紧笑道:“你看你激动的,我这话不是还没说完吗?我知道,这一百六,不是谁家都能拿得起的,咱们也都是普通人家是不是?可你家也确实是不占理,不管你心里咋想的,你话不能说明面上来是不是?那但凡有点儿志气的,人家谁愿意闺女受这样的委屈?娘家都不能管,那以后还回不回娘家了?”

“你放心,陶家也知道你家是挺好的人家,人家不和你们计较,这彩礼呢,你们要是拿不出来,我这还有个好办法。”媒婆笑着说到,何巧脸色阴沉沉,有心想将这媒婆赶走算了,可对上吴建国那眼神,她就有些开不了口了。

她心里也有些恼恨,要是这婚事真不成,难道老大还真要怨恨他们一辈子不成?

“你们村这绿豆糕厂的事儿我也听说了,你们家可真是福气深厚啊,一下子得了三个工作是不是?你看,这彩礼要还是按照八十算,那陶红梅进门,你们家这工作,是不是得给她一个?她自己要能赚钱,手里有点儿钱,心里也有底是不是?再说了,你看你这也做了婆婆了,到时候就不要辛辛苦苦去上班了,你只管在家做做饭,洗洗衣服,享享福是不是?”

媒婆笑着问道,何巧冷笑:“这福气给陶红梅她要不要?”

但凡女人,哪个不知道洗洗衣服做做饭这种家里的活儿,根本不轻松?不轻松也就算了,你下地有工分,你吃饭也硬气。你在家干活儿,谁给你算工分?别人说起来还都要说,不下地好享福,吃饭你都不硬气。

媒婆也是女人,何巧就不信这享福的狗屁话,她自己不明白!

何巧不愿意多说,起身:“既然陶家不愿意,那就算了,这门亲属,说实话,我一开始也是不愿意的,要不是我家老大……我压根不会提。现在陶家既然也是这个意思,不愿意,那正好,她陶红梅呢,既然要做天仙,那我吴家也不好拦着,日后就盼着她如愿以偿。”

吴建国喊了一声妈,何巧不耐烦:“滚开!我警告你,你以后要是再去见陶红梅,小心我将你两条腿给打断了。”

媒婆笑道:“大妹子,你也别着急,俗话说,这孩子都是债,你看你家老大,也二十来岁了,大小伙子了,养活这么大没少费心思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快眼中文网【ky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朕的江山亡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