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4

小张点头,支持他:“你这个劲头,我怀疑你都能在组长退休前取代社长。”

林应准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他忙起工作来就是忘我的的状态,所以特地提前定了好几个闹钟来提醒自己,九点十二分,他照例带上背包前往植物园。

也不知道是不喜欢让别人等她,还是她就是来得比较早,林应准到的时候,她正在门口认真地观察着脚下的路面,虽然林应准不觉得那有什么好观察的。

他刚把车停好下来,没想到就看到两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堵在她面前,嘴里嘀嘀咕咕得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林应准疾步走过去,只听到她在不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

“干嘛呢你们?”

林应准毫不客气地推了一把为首的男人,打算正面硬刚的意思。

男人当然不会忍他,也推推搡搡地往前挤来。林应准抓住一个男人的手腕,反向往后一带一扭,男人立即痛苦地喊出声,他又一脚踹向旁边另一个蓄势待发的男人,跄得男人节节后退,手再一松,两人倒在一起。

意识到打不过,两人立即开始装成受害者的模样,大声嚷嚷着:“你他妈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打人?老子要报警!”

林应准点头,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面不改色,“行,那我帮你们一把。”

比混混两人先做出反应的是沈芷。

她拉住林应准的衣袖,语调慌忙:“不用报警的!没什么的,真的不用报警,我们先走吧,不用再管这些了。”

林应准望着她张皇无措的双眼和涨红的脸,茫然了片刻,把手机收了起来,没再管那两人,和沈芷进植物园去了。

拿出素描纸时,沈芷这才发现林应准的手上有些划伤。他刚刚速度很快,她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受伤了?”她连忙从背包里拿出水和纸巾,“冲一下吧,不然伤口感染了。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是我刚才没注意看路撞到他们俩了,我的错才……”

“你很喜欢道歉吗?”林应准淡淡向她看来。

沈芷一怔,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说什么。

“整件事情你错在哪了?有什么好道歉的?”

沈芷把保温杯放回去,头又低下来,默不作声地拿出素描本。

林应准视线落在她的保温杯上,很普通的款式,没有一点花纹的白色,有些旧,杯底甚至有点掉漆。

他其实早就发现了,她用的东西很旧,都很旧。

他之前想过,她可能就是喜欢这一类比较旧的东西,也猜过她那些东西的牌子,但猜不到,也没见过。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下意识觉得她用的是名牌。

那肯定啊,韩迪多有钱啊,他女儿的生活能磕碜到哪去?即使现在破产了,但怎么说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半晌,沈芷出声了:“对不起……你别生气。”

林应准的心脏不知道为何,莫名被攥了一下般阵痛。

“我不是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你没必要道歉,他们那种人就是社会的渣滓,有什么好道歉的?”

沈芷拇指不断地抠着铅笔,动作很小,但劲却很大。

林应准知道这是她紧张的表现,上次抠手指也是。

“好了,画画吧。”他语气更加缓和。

沈芷如释重负般点了点头。

两人都没再说什么,各自画起画来。沈芷画得比林应准快,但她画完也没有打扰他,只是一直盯着植物看,甚至连把素描本合上的动作都没有。

终于画完,林应准扭了扭脖子,凑近看沈芷的画,再看看自己的。他画的其实也不丑,毕竟有功底在,但跟沈芷的比起来还是差好些意思。

“你学了几年素描?”林应准问。

沈芷抚了抚画页,轻轻将素描本合上,“没有学过。”

这话之前她好像说过,但林应准当时只当她是托辞,并没有当真。

此刻他仍然不太相信:“真的假的?你没学过?看着感觉像是学了有十几年。”

沈芷唇角弯了弯,但动作隐在口罩里,轻声道:“我只有画植物才能看得过去的,画其他的就都不行,可能是因为画久了的原因吧。”

林应准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沈芷拿出相机找角度拍照片,空气再次静默下来。

林应准在一旁看着她的动作,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带了礼物来给她的,“你待会和我一起去一下停车场,我有个东西送你,还有你的伞。”

沈芷拍好照片,连着摇了好几下头,“不、不用的,真的不用送礼物,我……”

林应准站起来收拾东西,当没听见她的话,“随便你,你不要我就扔了。”

沈芷收拾的动作慢了半拍,一边背包一边追赶着他出去。林应准听见她的脚步声跟上来,勾了勾唇,渐渐放慢了步伐。

东西没什么特别,一个手链,小挂坠里是一点绿绿的草,颜色很好看。

是他之前受邀去一个搞温室种植的投资人那里观赏时,投资人送他的,说一共就五条,给他一条让他拿了去送女朋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快眼中文网【ky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欢迎来到无雨地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